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神奇黑石

    月票還差36張加更,打賞還差7200幣加更!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高九鼎仔細檢查戰艦之上的符文,參悟這些符文之后,才懂得應該怎么修復,不清楚作用怎么提修復呢?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這古老戰艦之上,符文太過深奧,甚至殘破不堪,領悟起來十分吃力。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幸好高九鼎已經進入符文領域的大門,否則還不清楚怎么理解呢!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可盡管如此,依舊難以吃透這些古老殘缺的符文。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他必須花費巨大的時間和精力,才有可能領悟明白其中的隱秘。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唉。。。。。。高九鼎突然嘆息一聲,苦笑道:“這就要花費很長時間?看來渡劫還要押后,現在先參悟這些殘缺符文,然后修復戰艦之后,再出去渡劫,好飯不怕晚,這對我至關重要。”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其實在看到火靈戰艦的成長之后,高九鼎就隱隱有點期待,而且在他屢次突破身體極限之后,都有一股利用符文,重新塑體的沖動,所以,他才會接著這個跟機會,在渡劫之前,看看能不能利用起這些神秘而古老的符文。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高九鼎神色一定,但是他沒有著急,而是繼續參悟戰艦之上的古老符文。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青銅戰艦之上,班駁的痕跡,殘缺的符文,領悟起來特別吃力。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是為了一件強大寶物,高九鼎還是咬牙堅持,一點一點吃透它。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隨著時間過去,火靈剛開始還感覺沒什么,但是接下來幾天,都沒見高九鼎出來,頓時有些無語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里可是危險的未知星空,而高九鼎就將所有事情丟下,一年多的時間用來修煉,而現在,又沒見他有出來的意思,看來還需要他幫助守衛。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主人,真是。。。。。。”火靈一陣搖頭苦笑,最后索性不管了,反正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他也已經習慣這個主人的行事風格,各自忙碌各自的事情就好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高九鼎可不知道火靈在抱怨,他現在正在參悟著青銅戰艦之上的符文大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也不知道這艘戰艦存在了多少年,反正其上的符文深邃浩大,神識侵入進去,感覺無邊無垠,根本無法看到邊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高九鼎整個人又忘記了時間,這一參悟就是一個月時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參悟符文,修復古老的戰艦并不簡單,可以說,高九鼎在通過這艘戰艦,不停的推演這艘戰艦的制造技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如果真被他修復了這艘戰艦,以后再制造一艘,好像也不是多么難的事情。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錚錚。。。。。。高九鼎所在的洞府,傳來一陣鏗鏘,引起火靈的注意。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他不是很明白,這主人又在搞什么鬼?沒出關,難道在敲打什么金屬?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火靈這一次沒有再離開,而是謹慎的盯著那一間洞穴。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從那里,隱約傳來一種古老強大的氣息,讓人壓抑,只要聲音傳出,就有一股鎮壓四方之勢。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且,從那一陣鏗鏘之音內,火靈還隱隱感覺到有一種鋒芒透體,就像是有鋒利刀劍在割裂皮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主人在做什么?”越聽,火靈越是吃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他可是靈體,就算現在有點實體化的跡象,但他還滅有渡劫,而就算這樣,他靠近了,居然還能隱隱感覺到傷害。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火靈不得不快速后退,而后,他才震撼的看著那一間洞府,他實在無法想象,高九鼎在干什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其實,高九鼎就是在修復那輛青銅戰艦,一個月時間參悟,終于吃力的領悟戰艦之上的符文,這才著手開始修復。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可是讓高九鼎不爽的是,這輛戰艦缺少了一大塊,仿佛不完整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且,其上的符文無法聯合成一體,就根本無法發揮出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慘了,戰艦不完整,缺少一大塊,這要怎么修復?”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高九鼎有些發愁,他花費了那么多時間精力,竟然無法修復這艘戰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最主要的是他沒有修復戰艦的材料,因為,整艘戰艦缺少了一大塊,而且符文刻畫不完整,那樣一來就無法形成一座完整的符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他盯著眼前的青銅戰艦之上那缺少的一大塊,感覺有些無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高九鼎感覺到自己的學識還是不夠,不懂得煉器的知識,就難以修復這一輛古老的戰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沒有材料可以修復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手里沒有一點強悍的材料可以融合,怎么能修復這艘強大的戰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這古老的戰艦,周身是由青銅鑄造,可卻不是普通的青銅。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仔細查看,發現這些青銅絕對是一種品級很高的青銅,跟自己遠了發現的所有靈礦,都是不一樣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種外表看著就是普通青銅,但是仔細研究就會發現,它的密度很高,質地很硬,最起碼高九鼎之前發現的材料,都不如它的性能好。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沒有材料,就沒辦法了,而就當高九鼎想著暫時放棄,等尋來合適的材料再修復時,他本能的想到一個東西,那是一個還沒清楚到底是什么東西的好材料。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個東西,是不是金屬,能否熔煉呢?”高九鼎滿臉期待的,拿出一塊人頭大小的烏黑石頭。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石頭很沉重,足有數萬斤的沉重之感,但想想又可能不僅這么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東西是他在那巨型兇禽的巢穴之內發現的,也許就是因為它,從而引發了一只巨型鳥蛋的變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當然,拿出它來,也算是高九鼎死馬當作活馬醫,更是急病亂投醫。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高九鼎神色一定,雙手一用力,咔嚓的一聲,礦石被塞入戰艦的一條裂縫。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其他先不說,高九鼎要先試驗一下,他能不能熔煉這艘戰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如果不行,那么戰艦之上的無數裂縫就沒法修復,就算他懂得銘刻戰艦之上的符文,也沒法修復。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是,事情出乎高九鼎的意料之外,那黑色礦石剛剛接近戰艦,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高九鼎只看見一縷黑色氣體彌漫而出,險些令他把握不住這一塊礦石。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是什么?”剎那間,黑氣縷縷彌漫,散發著一種無比沉重的壓力,令人窒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高九鼎臉色大變,還沒明白怎么一回事,前方青銅戰艦突然一震,嗡的一聲,無數符文仿佛從古老的歲月里全部復蘇,讓它變得光芒璀璨。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轟!一股光芒,極度凝練,竟然瞬間籠罩在那烏黑的礦石之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一股光芒剎那間就消失,接著鏗鏘一聲,青銅戰艦的外表終于粉碎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高九鼎滿臉震撼的看著眼前的情景,青銅戰艦在復蘇,其上符文璀璨,漫天飛舞交織,竟然形成一種可怕的景象。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且,那一塊礦石被這一股飛舞的符文一瞬間吞沒。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高九鼎看的清楚,那塊巖石在接觸到飛舞的符文之后,立即外殼破碎,涌現出一股濃郁無比的黑氣,籠罩整個戰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轟隆。。。。。。一陣轟鳴震動,可怕的黑氣沉重無比,像是有生命一般蠕動,將整個青銅戰艦給包裹,來回翻滾澎湃,最后竟然末入戰艦之中。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接著,高九鼎臉色一變,他看見一股漆黑的液體,竟然沿著整個戰艦蔓延,一點點覆蓋侵入戰艦之中,仿佛是戰艦自己吞噬一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種情景引起了高九鼎的重視,讓他內心無比警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是,他又有著一股疑惑,他好奇著那一塊黑色的礦石,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為何引起戰艦的復蘇?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那些黑色液體又是什么?好象能修復戰艦一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些疑惑,高九鼎都無法獲得解答了,因為青銅戰艦自我吞噬掉,根本來不及查看黑色礦石內到底是什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鏗鏘!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一陣鏗鏘,鋒芒錚錚,散發著一種古老滄桑的氣息,青銅戰艦徹底復原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原本班駁的銅銹,在戰艦的震動下,紛紛剝落下來,露出一種嶄新的光芒。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許久,一輛古老完整的戰艦,出現在高九鼎眼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戰艦通體青光閃爍,符文飛舞交織,隱隱盤旋整個戰艦,形成一種奇怪的紋絡聯合起來,竟然衍生出一股神秘的力量。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嗡!剎那間戰艦一震,高九鼎心神醒悟,他立刻一拍戰艦,一股血光出現瞬間沒入戰艦之內不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此時的高九鼎已經非同往日,他現在所化的血光當中,蘊涵著更加強大的意志。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戰艦被血光籠罩,立即變得通體鮮紅,最后戰艦詭異的吸收這些血光,化成一道光芒,沖進高九鼎的眉心,消失不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就成了?”高九鼎有點傻眼,這就成功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殘破古老的戰艦,真被修復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他感覺很不真實,就好像是太過輕松了,有種不可思議的念頭。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一艘古老的青銅戰艦,就這么被他修復了?戰艦徹底恢復當年的風采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當然,其中蘊涵的威力,肯定有所減弱,這是歲月侵蝕下的結果。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青銅戰艦修復,化光飛入眉心,引起高九鼎的驚訝。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艘戰艦,好像跟他想象當中的情況很不一樣,他還以為這東西就跟火靈戰艦差不多,可現在看來,這哪里是一艘戰艦,這就是一件法寶嘛!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么容易收入識海,看來還是一件魂器,或者干脆被稱之為神器!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一點跟火靈戰艦不一樣,而跟玄武戰艦、狐貍戰艦更是不一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玄武號和狐貍號根本就沒法煉化,當然,這也更高九鼎的實力太弱有關。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火靈戰艦能夠煉化,但是卻絕對不如這艘青銅戰艦這么容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iazdbb.live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至尾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1体彩排五南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