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520章 人丑就要多讀書

    “哇!”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只剩下了一截根須,感覺老疼老疼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疼就算了,還無比的虛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原本的心魔很堅強,它很想忍住不哭,并且裝作一副完全無所叼謂的樣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可事不如它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特么忍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哇的一聲就哭出來了,哭得還稀里嘩啦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怎么了嘛,不就是只剩下一截了么,這還有恢復的希望啊,堅強點,你可是絕大多數生靈都畏懼的心魔,你怎么能哭得跟個娘們似的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葉尖卷起心魔的那一截根須,甩了甩之后皺眉勸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特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更傷心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簡直就是畜生,說的都是什么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看看,你為我提供了大量的能量,讓我的修為有希望增長,你這是對我的強大做出貢獻,你應該感到榮幸和自豪,并且以后你走出去,你甚至可以對別的心魔怒吼一聲:我宿主是周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想想看,有沒有一種自豪的感覺從心里誕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認真地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滾你娘的,你擱這兒忽悠誰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抽泣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居然想把自己忽悠得主動一點,并且對這件事產生自豪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瑪德,好想嗝屁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徹底把我吞了吧,我實在是受不了現在的生活了。”心魔懇求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怎么能行,我們之間是好兄弟,暫時只是在合作,做事情不能太絕了,我也不是什么過河拆橋,卸磨殺驢的人啊。”周葉搖搖頭,語氣賊嚴肅。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居然想自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能給心魔這個機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放眼看看這天下,多少生靈生活得不如意,不一樣堅定的往前繼續走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好死不如賴活著的道理懂不懂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決定,今天就得給心魔老弟灌輸灌輸這種理念。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讓心魔老弟對生活充滿希望,充滿陽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求你了,讓我安詳的走吧,我真的不想忍受那種恢復了之后又要被你吞掉的感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掙扎著,哽咽著對周葉說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太讓我失望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怒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周葉都這么珍惜你的生命,你自己居然想自盡,這完全就是不把我周葉的感受放在心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很不開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咋的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怒吼一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是不是不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深呼吸著,虛弱的狀態依舊無法阻止它強硬的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知道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茫然’地搖搖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道理自己雖然懂,但是也得分清楚情況好不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面對你心魔,就得施展一點我自己都不愿意的事情。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混賬東西。”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嘆息一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弟,真的別傷心了,你還是告訴我,你需要多久才能恢復吧。”周葉對心魔說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看你吸收負面能量的情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冷聲回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表面上根本就不想配合周葉,但是內心深處明白得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果自己不配合,那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已經看透了周葉,并且換位思考,要是自己是周葉,或許比周葉做得更特么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魔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嘴雖然硬,但是剛兩句就得了,要是真的頭鐵,那就只能換一個心魔來和周葉合作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就好啊,你等著,我這就去加緊修煉吸收負面能量,這樣老弟你的傷勢很快就能恢復過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說著,右葉松開,將那一截根須放在了土壤里,隨后消失不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離開心魔幻境,甚至都不用和心魔打招呼。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已經熟練了,想走就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外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連恍惚的感覺都沒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現在很興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啥玩意兒不說了,趕緊修煉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右葉卷起修煉資源開始煉化,一心二用,煉化資源的同時,周葉也在吸收著天地靈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磅礴的天地靈氣入體,皆化做為積分,而經過周葉的特殊照顧,大量的負面能量并沒有被煉化,反而是被剝離了出來,然后融入了神魂當中,給心魔提供養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的生活為什么就是這么苦!”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受著負面能量的滋養,憤怒地在周葉的內心深處錘了一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有什么效果不說,強勁的力道還差點把心魔自己給帶走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穩住心態,我可是心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深呼吸,隨后開始調整自己的心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那畜生的上一任心魔死得很壯烈,不過那是對心魔種族來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現任的心魔明顯不想走上一任心魔的老路,心魔誕生心魔,那種遭遇實在太可怕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所以,穩住心態是硬道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懸崖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自從周葉身上冒出魔氣之后,木長壽就已經感應到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心魔的氣息,木長壽非常的熟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看到師兄在短時間內解決心魔,木長壽心里有一些猜測。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從之前魔瞳的事情看來,師兄就是可以用心魔來修煉,并且效果還出乎意料的好,師兄到底修煉的是什么心法?”木長壽內心很好奇,不過也不打算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應該是屬于師兄的機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要師兄不出什么問題,那就不需要自己去擔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自己應該擔心的是,應該怎么給師兄量產高品質的心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木長壽一邊煉化靈晶,一邊深思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知不覺,修為已經逐漸臨近突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過木長壽已經不追求修為提升的速度了,反而開始追求保證速度的前提下保證底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簡單的來形容。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就是盡量擴大容器的容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底蘊深厚不一定戰斗力強,但是戰斗力強的肯定底蘊深厚,并且持續作戰的能力肯定也更加的強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同等境界,同等修為進度也是有強弱之分的,這個強弱之分除了玄技心法天賦技能等等因素之外,最根本的比較就是底蘊的比拼。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木長壽認為自己有得天獨厚的條件,畢竟生長在青虛山,修煉的是青虛山的心法以及魔族的頂尖心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有機會好好的加深底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所以,多花費一些時間,多耗費一些修煉資源去堆積底蘊還是有必要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看看師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底蘊深厚,同等境界就算是玄氣的比拼想來也是當之無愧的無敵!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正在忙碌的周葉不知道木長壽的想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果知道,肯定很淡定的笑一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怎么能這么張狂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第一肯定不是他周葉的風格。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個第二第三就好了,因為太多的套路告訴他,當第一不太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第一太容易被針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管多么耀眼,多么無敵,總是會被坑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想想那些套路,某某某曾經是武林第一,某某某曾經是什么什么第一,他們的結果都是些啥玩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有一個安享晚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所以。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周葉還是當一個風光的第二或者第三就好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風光無限的同時,還很低調的沒有暴露自己的所有實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就很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過話雖然是這么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是他周某渾身傲骨,什么時候藏拙了,恨不得在一爭高下的時候提起魔道帝兵就砍翻對方。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下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天氣不錯,微風吹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鹿小元搬了個小凳子在空地里坐著,手里在研究一塊雪白的石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頭上有藍色的裂紋,陽光直照的時候還會閃過絲絲藍光,并且平常還散發著一種微冷的氣息,看起來很不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東西到底算是奇珍異寶還是算是修煉資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鹿小元茫然地看著手里的雪白石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拋了拋,感覺比一般同等級體積的石頭要稍微要重了那么一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抬手,把雪白石頭放在嘴邊咬了一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頓時,一股冰冷的氣息從裂縫當中釋放而出,讓鹿小元感覺好像深吸了一口來自北寒冰島的空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寒冷刺骨,好像把舌頭都凍住了似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東西,到底是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鹿小元微微張嘴,一邊看著雪白石頭,一邊抬手給嘴里扇著小火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在研究什么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青帝正巧從藏書的屋子里走出,看到鹿小元的動作,不見怪不說反而開口問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啊,我在研究這個石頭到底是奇珍異寶還是修煉資源,師尊你看這石頭挺好看的,你說它要是修煉資源的話,我們不如煉化了它吧。”鹿小元捧著雪白石頭,湊到了青帝的面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好歹也是帝境中期,連這塊石頭的根本都看不透徹?”青帝掃了一眼雪白石頭,隨后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看不懂啊,這石頭的構造彎彎繞繞的,還有很多線一樣,像是一個陣法。”鹿小元搖搖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自己要是能看懂,那根本就不用問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去問周葉,周葉都能看懂這是什么東西。”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青帝轉身走向涼亭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對于青帝來說,那雪白石頭完全無法提起他的任何興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哦,好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鹿小元看了一眼青帝的背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湊到周葉的身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你快醒醒哇。”鹿小元抬起小手彈了彈周葉的葉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師姐,怎么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蘇醒過來,收起沒有煉化完的修煉資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給我看看,這是個什么東西?”鹿小元把雪白石頭放在周葉的面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感覺到周葉溫度下降了一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盯著雪白石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應該是天然的陣法石,并且品階還不低,如果注入玄氣的話,應該可以徹底展開這個陣法,不過這個陣發線有些亂的樣子……有點奇怪。”周葉說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原來是這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鹿小元懂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難怪有點看不明白,搞了半天是天然的陣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鹿小元可以保證,如果不是陣發線太亂的話,那自己肯定也能看出來,畢竟自己在陣法一道上還是有‘點’造詣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對了,我記得你對陣法掌控也不高,你是怎么知道的?”鹿小元看著周葉好奇地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師姐,人丑就要多讀書,有點學識才能混得好啊,書上明顯介紹過這種情況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葉無奈地說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涼亭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青帝剛剛坐下拿出古籍準備翻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是聽到周葉這句話,頓時就頓住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人丑就要多讀書,那他青帝……算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iazdbb.live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至尾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1体彩排五南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