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060:集體被鎮住

    “好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王樂看到李瓶兒瞬間出爪抓向唐劍的景象,神色凝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才知道剛剛李瓶兒和他打,完全就是沒出全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而噗地一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李瓶兒的出爪被唐劍輕易一拳磕開,甚至連變招都因唐劍這隨意一拳兇猛的力道而中斷。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嗯?這拳力不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郭鐵沉看得眼睛更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被唐劍一拳就輕易逼退的李瓶兒更是震驚唐劍的力量,但她不氣餒,身法一動如捕獵失手的蒼鷹再度盤旋轉開,眨眼到了唐劍的側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她五指彎曲如勾,兩手速度極快,直抓唐劍左肩和左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抓攝之間,手指沉穩有力,骨節不粗大,但堅韌剛勁,鷹爪兇狠凌厲,碰到人就是要分筋錯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而唐劍在那一剎仿佛側面長了眼睛,又像是早就有預料,左臂一屈,手肘如槍般狠狠戳向李瓶兒抓來的雙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李瓶兒厲喝,一爪狠狠抓向唐劍猛戳來的手肘,要趁機五指摳入肘關節分筋錯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而她一爪才抓去就感覺到了手肘傳遞來的強猛勁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臉色猛地就是一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力量太強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李瓶兒倉促之間利爪才觸碰到唐劍的手肘,都沒抓摳的機會便被擊打得手掌劇痛發麻,整條手臂甚至被沖擊得嘎吱響。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她開聲吐氣,另一只利爪就要抓在唐劍的左肋上,卻被唐劍如穿花蝴蝶般自左肘下鉆來的右掌抽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李瓶兒身形迅速又一個盤旋飛退,圍繞唐劍宛如發狂的兇鷹般或抓或撕或踢或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而唐劍看似神色凝重嚴肅,但卻宛如海上礁石任由東南西北浪,任你來的什么浪他都巍然不動,輕易就能抵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這小子果然有幾把刷子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李三響看得也有些意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的瞬間爆發拳力已經超過400公斤,而且體力包括身體耐受力要更勝過你女兒很多,氣息綿長始終很從容。”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郭鐵沉淡淡道,嘴角不禁露出了笑容,“他不是準F級戰士,而是一個F級戰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李三響包括周圍王樂幾個執事都大吃一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在這時。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場內李瓶兒一聲長嘯,喉嚨里面沖出鷹啼,滿空回蕩,聲音如鋼絲被狠狠拋到高空,穿金裂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嚯嚯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她衣衫獵獵作響,面容殷紅,氣血翻滾如泉涌,氣機發動身形盤旋,爪影重重覆蓋抓向唐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雄鷹翱翔,蒼鷹九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力達骨梢,一抓之間連鐵砂袋都絕對要被掏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瞬間唐劍的身影就被重重凌厲爪影覆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而他也是狂吼一聲,腳掌猛然蹬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腳下草坪塌陷,泥土翻卷。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唐劍雙臂肌肉青筋隆起,如孔雀開屏雙臂環繞,以一種似緩實快的恐怖速度,陡然打出了八道霸道拳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八臂道龍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王樂等人全都驚呼。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還都沒看清拳爪糾纏的景象,就聽到李瓶兒一聲悶哼突然暴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漫天拳影也陡然消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唐劍假裝微微喘氣,目光盯著李瓶兒,平靜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請繼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李瓶兒面色突然殷紅,凌厲目光凝重盯著唐劍,卻又眼神柔和下來,笑了一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唐執事你果然厲害,我覺得再打下去,我也很難贏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其實我也覺得很難贏大小姐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唐劍微笑出聲道,“就算平手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李瓶兒臉上露出笑,搖頭道,“算了,我不是你對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盡管她自認為還藏有一種厲害的功法底牌,但那是和人拼命用的,不適合用在唐劍身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她說著,看向了另一邊神色驚愕的李三響等人,撩了下耳際的頭發,走了過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好,好好,沒想到這次來分館走一趟,竟然還能碰到兩個好苗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郭鐵沉哈哈大笑,目光著重落在唐劍的身上,感到很滿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已看出唐劍肯定已經達到了F級戰士的實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卻為人謙遜低調,知進退,懂得維護和諧關系,主動藏拙,這就很難得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年輕人都是年輕氣盛,真打起來往往會打出真火,最不濟也要分出勝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像唐劍這種有趣的年輕人,還真是少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即使是先前不怎么把唐劍當回事的古裳,也忍不住多瞅了瞅唐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滿20歲的準F級戰士,不算什么,在他眼里那就是垃圾。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不滿20歲的F級戰士,那就已經算是個角色,盡管只是小角色,距離他這種E級戰士兼序列8的通靈者差距還非常大,卻也能入眼。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唐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看到唐劍走過來,郭鐵沉笑著點頭沉吟道,“你的瞬間爆發拳力應該已經超過400公斤了吧?具體是多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而且我看你的身體耐受力和速度,也絕對不差,你已經是F級戰士了才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什么?”李瓶兒詫異,小嘴張大,幾乎可以塞下一根香腸。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真的已經是F級戰士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王樂等執事聽到郭鐵沉如此篤定,都神色震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們全是10級戰士,距離F級看似很近,但可能一輩子都沒機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因為人體有極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封鎖區空氣中漂浮的靈能都非常稀少,而且他們也沒有修煉靈能的珍貴功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打破人體極限達到F級戰士的水準,非常艱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所以,他們十分吃驚嫉妒唐劍竟然能做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迎著一張張震驚的面容,唐劍佯裝成一幅傻小子的模樣撓著頭,靦腆道,“大人,我可能的確已經是F級戰士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過我也沒有詳細去測定,只知道大概是處于這個水準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概......是處于這個水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李瓶兒有些呆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周圍其他所有人也都呆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開什么玩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自己實力達到了F級戰士水準,你自己都不知道的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四百多公斤的瞬間爆發拳力,不到20歲就能達到這種程度,不錯,你即使去了香河城,在年輕人中也算還可以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古裳盯著唐劍點點頭,難得也給予了一點贊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旁的王樂等執事看得都是羨慕嫉妒,但看向唐劍的目光也都浮現了敬仰之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F級戰士的實力,已經可以下派到一些分館做館主了,跟他們已經不是同一個層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唐劍......竟然不聲不響地就已經是F級戰士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李瓶兒看著兩位都關注重視唐劍的總館大人,微微咬唇,莫名感到一些嫉妒和郁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之前她才是分館里最杰出的年輕人,現在唐劍卻橫空出世殺出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之前她以為唐劍只是跟她一樣的準F級戰士而已,沒想到卻竟已是F級戰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種種落差令她有些心理失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好了,唐劍,你既然已經是F級戰士了,那么去了總館都可以不必從普通學徒做起了,可以直接成為武館學徒。”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郭鐵沉拍拍唐劍肩膀道,“這可以省去你很多麻煩,有更多的時間訓練,我就作為你的引薦人怎么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iazdbb.live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至尾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1体彩排五南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