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求仙 第27章 苦修與靈力

    秦炎最終還是放過了那個家伙。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并非心慈手軟,而是形勢所迫,眾目睽睽之下,打他一頓固然無傷大雅,但要對方的小命兒,后果可就另當別論了啊!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對方再廢物,也是仙門弟子,而修仙界雖弱肉強食,但同門相殘乃是大忌,畢竟他們又不是魔道宗派,門中弟子相爭,固然沒有問題,但有一個原則,那便是斗而不破。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自己如果真下狠手,仙門第一個便不會將自己放過,拋開門規的因素不說,這歐陽純雖是個膿包慫貨,但再廢物,也是歐陽家的少主,盡管那只是一名不見經傳的小家族,但捏死自己依舊沒有任何懸念與難度。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秦炎認真考慮過利弊得失,總之為這么一個蠢貨,搭上自己的前途不值得。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有道是退一步海闊天空,更何況自己今天已經有了極大的收獲,而對方卻偷雞不成蝕把米,這樣一想,秦炎也就心平氣和。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經此一事,歐陽純的名聲算是徹底臭了,便是其他的內門弟子,亦羞于為伍,原本的試招,草草結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那些內門弟子顏面無光,作鳥獸散,剩下幾個外門弟子,面面相覷,臉上都帶著震撼,秦炎明顯感覺到,他們看向自己的眼神,與先前不同。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怎么說呢,秦炎的遭遇早已傳遍了落雪宗,人人都知道他雖留在仙門,卻并未經過開靈,所修習的煉體功法也早被證明沒有任何用,于是他的努力落在眾人眼里,不僅不會感動,反而會譏笑一個傻子蚍蜉撼樹。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可就是這么一個傻子,舍生忘死,面對真正仙門弟子的威逼,不慫,反而完成了逆襲。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桿標尺,捫心自問,若是這事兒落在自己頭上,結果會如何,這么一想,望向秦炎的表情,也就有幾分忌憚與佩服……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無形中,他們面對秦炎的態度都和藹了許多,少了原本的頤指氣使,多了一點敬畏與親熱,怎么說,秦炎今天也給外門弟子長臉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秦師弟,你還好吧?”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與眾人的態度不同,黎小山的臉上滿是關心之色,剛才秦炎雖力挽狂瀾,逆襲成功,但付出的代價也非同小可,臉上的傷痕便是見證來著。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謝謝師兄,都是些皮外傷,無大礙。”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秦炎沖黎小山點點頭,如今兩人便是患難相交的好朋友。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哼,臭小子,今天算你運氣不錯。”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冷不丁,身邊卻有一冰寒的聲音傳入耳朵,秦炎回頭,就對上了一道陰騭的目光,仿佛欲擇人而噬的野獸。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是杜空,他還未走。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見秦炎望向自己,這家伙也毫不掩飾臉上的敵意,嘿嘿冷笑兩聲,隨后才轉頭望小路離去。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家伙……”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黎小山的臉上露出憤慨之色,秦炎的表情則滿是狐疑,捫心自問,自己與那杜空從未有過交集,他為何會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自己。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尤其是那眼中的恨意……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云里霧里。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秦炎搖搖頭,這事兒一時半會兒很難想通,也就暫時先放一旁,以后再多多留意。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事情至此算是告一段落,秦炎別過眾人,回到自己的居所,關上房門,他的臉上猶自帶著興奮之色。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如今他別無他念,只想將腦海中的《百勤玄蟻功》好好印證一番。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秦炎來到小院里,拉開架勢開始打拳,螞蟻搬家、蟻魔噬咬,以及結陣防御,在過去的一個月里,這蟻魔三式他練了數萬遍,早已滾瓜爛熟,這三招平平無奇,甚至與凡人的武功相比,都有所不及。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秦炎雖一直咬牙堅持,但內心也苦悶無比。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然今時不同于往日,拳法還是那三招拳法,可與識海中的經文配合,立刻就衍生出無數的變化。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大道至簡,重意不重拳,蟻魔三式的拳法不過是表象而已,真正的目的是洗髓鍛骨,強健體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聽起來神秘,其實與修士打坐吐納,引靈氣入體,循序漸進,改變體質,是一個道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拳法反倒是其次,重要的是通過這個過程,能夠達到強健體魄的目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初窺門徑,秦炎的臉上滿是歡喜,都說天道酬勤,古人誠不欺我,當然,他也明白,這只是自己在修行上邁出了第一步,未來還不知有多少艱難,無窮坎坷,但與過往相比,總歸看見希望在何處,秦炎笑得很滿足。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于是再接再厲,以前在黑暗中摸索,秦炎都能將這套拳法勤練不輟,如今找到正確的方向,自然越發努力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太陽已落下山坡,銀色的月光自天空灑落,樹影婆娑,在那棵老槐樹下,一個少年輾轉騰挪,此刻的蟻魔三式在他手里施展出來虎虎生風。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過去一月的辛苦,汗水并沒有白流,正是那不知疲倦數萬遍的練習,才讓他在那么短的時間里,便將這三式拳法,與《百勤玄蟻功》中的經義融會貫通。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如今他每一拳打出,都能感到與原先的截然不同,原本簡單的拳法,竟衍生出無窮的變化。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秦炎自是樂在其中。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練了一遍又一遍,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忘卻了自己,進入到了一種玄而又玄的狀態,天地間再無他物,僅有這一套拳法在不停的重復。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雷霆閃電,暴雨如注,秦炎已分不清這是幻境還是現實,而在大雨傾盆之中,無盡的寒意將他包裹,仿佛一停下來就會被凍成冰柱。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秦炎只能不停的練,不停的練拳,也不知過了多久,云歇雨收,放眼望去也不再是蒼茫的天地,他重新回到了那熟悉的院落里。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然后,秦炎便感覺自己的身體,與原先有了不同,夜深人靜,風寒露重,然而他不僅沒有感覺到一絲涼意,整個身體反倒是暖暖地。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奇經八脈里,多了一道有質無形之物,秦炎先是有些錯愕,隨后臉上的表情就變得狂喜起來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是……靈力!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他的眼中猶自帶著幾分不能置信的神色,自己沒有經過開靈儀式,卻居然成功修煉出靈力來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iazdbb.live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1体彩排五南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