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身入大羅 第528章 天元

    吳悠雪嘆道:“還好有一線機會,要不然,我真成了罪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失笑道:“師妹,怎你成罪人啦?責任怎么也輪不到你身上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我沒能提前推衍出危險,沒能提前預知到陰魔的進襲,才導致天地之柱的損壞。”吳悠雪輕輕搖頭道:“即使師姐不埋怨我,我也是不稱職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道:“那是你學藝不精,剛剛繼承天機門的衣缽,修為不到,這怎么能怨你,要怨也只能怨冷姑娘,是她沒能推衍到危險。”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師姐已經不是天機門的門主了,沒有這般責任守護這方世界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那你也不必如此自苦,……如果我傳了這心法給你,你是不是便要犧牲自己來修補天地之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你如果死了,我怎么辦?”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可如果天地之柱一直不修補好,不停的有天外來客抵達,不知會有多少無辜之人慘死,我便是罪人,到那個時候便是違了誓言,也要受死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盡力而為即可,別犯傻!”宋云歌用力按上她香肩,深深看著她明眸。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她明眸被宋云歌緊盯著,無法挪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她覺得好像有無形的力量把自己眼睛與師兄的眼睛連通到一起,無法分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她被看得臉頰發燙,嬌艷欲滴。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松開眼神。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她頓時明眸顧盼,看向四周,不敢再看宋云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道:“那我們便去吧,也找一找這位七彩神君的遺物,說不定真能找得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也好。”吳悠雪忙點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兩人飄然離開,直接挪移到了萬象樓前,然后宋云歌催動天機神目。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吳悠雪也催動天機神目。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可惜毫無所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七彩神君好像一個謎,書上有記載,想從天相神目逆返時光去搜尋卻找不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也不知道師姐能不能找到。”吳悠雪搖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她說著,便掐動纖纖玉指,便要運轉大羅天推衍術,徹底找到七彩神君。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她玉手一下被握住。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的大手將她嬌小而修長的玉手握住,搖搖頭:“師妹,不要亂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可是……”吳悠雪感覺從手掌傳來的火熱,好像直接鉆進了自己心底,渾身好像要被融化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除非生死存亡,”宋云歌沉聲道:“否則,絕不要再催動大羅天推衍術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好吧。”吳悠雪輕輕點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她心下甜蜜。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嘆道:“我現在有點兒后悔了,不該讓你接這個天機門的門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吳悠雪道:“我其實挺喜歡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搖頭不語。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天機門的門主責任太大,他實在不想她如此辛苦,甚至要付出性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原本以為憑自己的本事,足夠幫她,現在看來,自己武功再強還是有些事沒辦法做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能幫得上吳悠雪的也只有冷碧羅。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所以現在不能讓冷碧羅有什么三長兩短,要幫她的忙,護住她。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三天之后,冷碧羅出現在兩人跟前,面露笑容,顯然已經有所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讓吳悠雪大喜過望,忙問冷碧羅。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冷碧羅微笑說道:“是的,找到了一件七彩神君的遺物,是一柄寶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謝天謝地!”吳悠雪更是歡喜。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道:“讓我們開開眼罷。”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冷碧羅搖搖頭道:“我知道寶劍在哪里,但沒能得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眉頭挑了挑道:“還有冷碧羅你拿不到的東西?輕而易舉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冷碧羅的修為當世絕頂,恐怕除了自己之外無人可及了,她想得到的東西,怎么可能得不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依她的性情,搶都搶過來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我不好得罪這一家。”冷碧羅搖頭道:“天元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沉吟。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天元宗的大名他不可能沒聽說,可是遠比撼天宗厲害得多的最頂尖宗門之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玉霄天中,天元與青冥皆是超然宗門,隱遁于世外,不涉及世間紛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很難說這兩宗到底是強是弱,因為根本沒人能碰到他們,據說他們很強,也有說他們沒那么強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但依照在萬象樓中所觀,他們強得離譜,遠遠超過世人的想象。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但這些年來,兩宗隱遁越來越深,已經成了傳說。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道:“你怎知道這寶劍在天元宗手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推衍所得。”冷碧羅道:“當然,還有一些別的手段,就不必細說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還是說來聽聽吧。”宋云歌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冷碧羅白他一眼道:“涉及師門機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看向吳悠雪。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冷碧羅道:“師妹,你應該能猜得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吳悠雪輕輕點頭,黛眉輕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好吧,不多問了。”宋云歌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便去天元宗一趟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隨我來。”冷碧羅笑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道:“天元宗與你們天機門是不是有什么瓜葛?”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沒有。”冷碧羅斷然說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笑了笑:“你回答得太快太急。”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涉及師門機密,恕不奉告!”冷碧羅沒好氣的道:“師妹也不會對你說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吳悠雪歉然的看向宋云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搖頭失笑:“你們天機門的秘密還真夠多的,不夠光明磊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光明磊落?”冷碧羅輕笑一聲道:“你就光明磊落啦?那你說說你的本名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謝白軒。”宋云歌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冷碧羅發出一聲冷笑,撇撇嘴不說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吳悠雪輕輕搖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三人越走越快,到了后來化為模糊的影子,掠過高山大河,往東而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天之后的傍晚時分,他們出現在一座人跡不至的山峰前,看著巍然巨峰,宋云歌搖頭道:“生活在這里,恐怕不那么方便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是他們的本宗山。”冷碧羅哼道:“多數弟子都在繁華喧鬧的大城市,身在鬧市無人知。”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眉頭挑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冷碧羅道:“甚至很多都是名傾一時的富豪,或者是一方頂尖高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若有所思。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玉霄天是沒有朝廷的,只有宗門,以宗門劃分地盤,各自管轄境內百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冷碧羅道:“你以自己的名義上去要吧,要是以天機門的名義,絕不會給。”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笑了笑:“以我的名義也沒用,最終還是要搶的,你能找到在哪里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能。”冷碧羅緩緩點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道:“那你知道它是何模樣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冷碧羅皺眉搖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云歌失望的嘆一口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那就沒辦法用天輝神目直接尋找,直接搶了了事,簡單快捷,不必哆嗦一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走吧。”宋云歌嘆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iazdbb.live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至尾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1体彩排五南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