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山口狙擊

    那邊正在指揮的成為軍官,看到李立安和喻林月幾人跑進來,雙瞳微微一縮,明顯的是認出了幾人,但旋即便沉聲喝道:“覺醒者第三排列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李立安和趙陽等人毫不猶豫地快速地加入了防御陣內,開始深呼吸,調整狀態準備阻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所有人都知曉,若是任由獸群沖入安全區之內,只怕新山城將損失慘重,此刻安全區之內,至少有數萬人在安全區的山林也荒野中狩獵、采摘和生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獸群一旦殺入,這數萬人將死傷慘重;而眼下,不管擋不擋得住,都得給安全區的人撐住一定的撤退時間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是看著眼前的人數和隊伍,趙陽的眉頭不禁鎖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現在的人手有上千,堵住這個山口是沒問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這里高手并不多,大多都是一階,二階加上那名城衛軍官,或許也只有那么幾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靠這些人要真正攔截住獸群的進攻,只怕是不太可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此刻,山口之下的叢林之中,越來越多的人沖出叢林,朝著山口奔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而緊隨其后,便是大群野獸,有若潮水一般,朝著山口涌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看著那成百上千奔涌而來的野獸,山口諸人一陣騷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支援馬上就來,所有人頂住,但敢后撤者,殺無赦!”城衛軍官沉聲怒喝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嘩啦啦!”后邊十幾名名維持秩序的城衛,齊刷刷地端起了手中的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被這般一鎮壓,有些騷亂的人群才安靜了下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排趴下,二排半蹲,三排、四排預備!準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看著那奔涌而來的獸群,城衛軍官嘶聲吼叫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前邊,那些被獸群追趕過來的拓荒隊和城衛所屬,看著眼前那緊密列隊同僚,以及黑壓壓的槍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臉色一喜的同時,便開始朝著兩邊沖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所有人都知曉,這種情況之下,膽敢直接沖陣者,殺無赦,只能是走兩邊,避開主陣,入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所有人跟上,從左側入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白羅明看著身后的少了三分之一的隊伍,臉上滿是肉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支隊伍可是他花費了好些年的時間,才打造出來的;可今天竟然損失了七、八個得力好手,就連副隊長老李也因為殿后而損失了,不由得他不心疼。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過總算還好,這些人的犧牲,總算是保住了大多屬下的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列陣的人們,看著那烏壓壓一片奔涌而來的野獸,心臟都是微微地一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誰都不知道能不能支撐到支援來到,這山口兩側的山林懸崖并不太過陡峭,一些善于攀爬的獸類、特別是異獸,耗費些時間都可以爬過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還有附近的一些隱藏的小道,都可以穿行小型獸類,只是時間問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這個時候,卻是不能退,只能死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山口之處,有城衛的警戒系統是不假的,看山口兩側不知何時被城衛架起來的兩架機關炮和四挺重機槍就知曉,這些都不可能隨身攜帶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而且,山口這里定然也有攝像頭看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萬一戰死了,那么還有撫恤。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一旦脫逃,要么便是被后邊督陣城衛擊殺,要么以后,就別想再進新山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臨陣脫逃的罪名,可不是誰都扛得起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射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隨著城衛軍官的一聲嘶吼,槍聲頓時奮勇而起。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噠噠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無數道火舌朝著奔涌而來的獸群噴射而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頓時前邊的獸群,紛紛倒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是這些獸群,只是暫時的慌亂和停職之后,隨著后邊的一聲沉悶獸吼聲起,又繼續前赴后繼地沖殺過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排一排的野獸,在槍口前倒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這些野獸卻是也越沖越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子彈壓制下,從兩側逃出來的拓荒者和城衛們,依然被編制成了后備隊伍,在后邊準備上前支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誰都知曉,眼前這些沖陣的基本都是普通猛獸,真正的異獸都還在后邊沒有出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旦異獸出動,這形勢便會大變,甚至扭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很快的,一二排的槍聲開始減弱,到了換彈時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三排射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站在第三排的覺醒者們,早已等候多是,手中的步槍瞬時響起,減弱的火舌,再次密集了起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此輪番交替之下,異獸僅僅只是壓進了二三十米遠,距離山口防御陣的位置還有百米之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站在山口側壁之上的城衛軍官,此刻臉色凝重,對著身邊的屬下,低聲喝道:“支援什么時候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有支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有支援?!”城衛軍官的眼睛瞬間瞪圓,一把抓住屬下的衣領,咬牙道:“怎么會沒有支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旁板背著步話機的城衛,搖頭苦笑道:“大統領命令,我們支撐十五分鐘,然后撤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十五分鐘?”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城衛軍官轉頭看了看前方那密密麻麻幾乎看不到盡頭的獸群,有些絕望地苦笑了一聲,沉聲道:“報告大統領,我們一定支撐十五分鐘!”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后邊,兩名城衛的一星校官,正喝令著剛剛逃入山口的拓荒者和城衛們加入防御隊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部分的覺醒者,也被排入了第三排,進行人手補充。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旦獸群接近,那么第三排的覺醒者們便是近戰狙擊的最強戰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獸群前赴后繼地朝著前邊奔涌而來,一些聰明的猛獸,已經開始口中叼著死去的同類尸體,開始沖鋒。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距離很快地又被推進了十幾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號二號機槍壓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隨著軍官的命令,兩邊一直沉默的重機槍,迅速響起。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噠噠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猛烈的火舌,瞬間將那邊的獸群又壓制了回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來此來回往復,漸漸地越來越來越多的猛獸,叼起了同類的尸體,繼續沖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同時,隨著后邊那沉悶的獸吼聲再起,猛獸們也開始拉開距離,零零散散地開始沖擊,大大減少了傷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而兩旁,也有不少風狼、風豹之類速度快靈活的異獸,開始出現,朝著兩側山口側壁之上的機槍開始了沖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三、四號機槍阻擊!后邊的覺醒者上山壁,協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聽得命令,白羅明深吸了口氣,看向白昌林道:“跟在我身后,不要走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知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白昌林臉色微白,用力地點著頭,跟在父親的身后攀上附近的山壁,到機槍陣的位置,準備阻擊那些接近機槍的異獸。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此般的,你來往我,獸群依然穩固地朝著防線壓制,但總算是暫時穩了下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更多好運逃回來的人手,也被組織起來,當后備隊;密密麻麻地在后邊排了幾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白家父子在山壁之上,倒是還算輕松,兩人還有機會四處打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突然白昌林目光一凝,看著下方陣隊中的一個身影,眼中露出了陰冷寒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感覺到了身后兒子的氣息變化,白羅明順眼看去,便也看到了趙陽的身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目光稍冷之后,便低聲喝道:“想死么?別走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被父親這么一喝,白昌林深吸了口氣,凝神看向前方,不敢再分神;只是眼中冷意依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感知著自家兒子的氣息,白羅明輕哼了一聲,他自然深知那廝已然成了自家兒子的魔障。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若是這廝不死,自家兒子將來破境之時,便會有大阻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下稍作沉吟,便寒聲地道:“今天若是有機會,見機行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聽得父親這話,白昌林眼睛一亮,用力點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看著眼前的局勢漸漸穩順,那邊的城衛軍官稍稍地松了口氣,看這個樣子,支撐十五分鐘,應該問題不會太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他這剛松了口氣,突然遠處一聲鳥鳴聲傳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竟然是數百只大鷹,朝著這邊呼嘯而來,其中更有那十幾頭兩三丈大小的金鷹在高空之上,翱翔而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城衛軍官臉色一白,嘶聲吼道:“后備隊舉槍,機炮防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無數槍炮聲,混雜而起。。。。。。。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后邊的預備隊,手中的步槍沖鋒槍,瘋狂地對著天空掃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兩架機關炮也瞄準了天空的金鷹,全力噴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驟然相碰之下,瞬間便墜落了十幾只大鷹。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很快的這些大鷹便加起速來,在天空中四處飛竄,閃躲子彈,并趁機掠近,朝著下方發起了攻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這些大鷹的臨空撲近,進攻之下,防御陣這邊終于出現了傷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些變異的大鷹雖然不是異獸,但一個個實力都已經暴漲,不時有人被一把抓個血肉模糊,還有人被臨空拉起,丟出陣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陣型頓時有些混亂,那些獸群趁亂又往前沖近了十幾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好在拓荒隊和城衛,都紀律嚴明,經歷過生死,短暫的混亂之后,后邊立馬有人補進來,勉強維持住了陣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不過在這些大鷹的撲擊之下,陣型明顯地受到影響。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更有那金鷹展開翅膀,領著數十頭大鷹從機炮和步槍的火力縫隙中低空殺入,臨空翅膀一扇便扇翻五、六個,火力頓時大大減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些金鷹一個個實力強悍,又是凌空而至,見勢不對便展翅騰空,就算是下邊的覺醒者們也極難獵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這些金鷹的輪番攻擊之下,陣勢逐漸有些混亂。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此時,更多的異獸從獸群中沖出來,撲向兩側的重機槍位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iazdbb.live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1体彩排五南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