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師 第四十八章 經典臺詞:散伙,回花果山!

    森羅殿外。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一顆顆兔子腦袋,參差不齊地從墻角邊探了出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玉兔特攻隊抵達目的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一只只兔耳朵擺來擺去,傳達信息,選擇戰略地點,突入路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其實都是在和空氣斗智斗勇。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里的防守,真的不嚴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甚至可以說是簡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仙俠世界,最有效率的防守方法,永遠是陣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一旦沒了陣法,許多地方就是任由大神通者來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悟空就是最好的例子。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森羅殿為幽冥地府重地,也無法免俗,十殿閻羅倒是派了陰兵把守巡邏,可這些陰兵飄來飄去,雙目無神,完全是機械性的,規律簡直不要太好找。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派出玉兔,從各個角度收錄了陰兵的動向,很快就規劃出一條安全的深入路線,對著這些兔子道:“你們在此不要走動,等我回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玉兔們連連點頭。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先前竄去,然而剛剛走了數百丈,就覺得后面不對勁,轉頭一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跟隨得悄無聲息,走路完全聽不到聲音,一只只紅眼睛還看過來,十分無辜。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完全沒有紀律性可言……”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嘆了口氣,只能帶著這一群令行隨機的兔子,朝里面突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好在出身廣寒宮,還是有修為的,在他的帶隊下,玉兔特攻隊無驚無險地避過了陰兵的巡視,終于來到一座巍峨的殿宇之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座殿宇整體呈現黑灰色,殿宇上端,陰云垂地,黑霧迷空,隱隱與天上六輪赤紅色的太陽相合,比起正常的閻羅殿大了數倍不止,從地面仰視,就像是一座高山。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正因為太大了,巡邏才必然暴露出缺漏,再加上神通法術,種種障眼咒法,嫦娥仙子目標雖大,也能暢通無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帶著一群兔兔左彎右繞,到了森羅殿背后,兩只爪子往上一扒。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開始攀巖。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白色的毛太過顯眼,就齊齊變色,成了灰色的兔子,頓時融入到環境中,幾乎看不到那一個個小點點,迅速向上竄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很快爬到了森羅殿的一半,黃尚向遠方看去,就見一座高山與此處相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正是背陰山。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懲罰惡鬼的十八層地獄,就在背陰山后,而剛剛地藏王菩薩的佛堂,也修建在那里,鎮壓超度著地獄里的惡鬼。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仔細觀察了一下雙方的位置,紅眼睛閃了閃,有了進一步的猜測。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繼續攀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停!”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臨近殿頂,黃尚的耳朵翹了翹,做了個指示,玉兔特攻隊這個時候倒是令行禁止,在他身下停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的四爪發力,輕盈躍起,來到殿頂的邊緣,身上的兔毛齊齊豎起,一層潔白的光芒耀起。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玉兔得廣寒宮之力,代代傳承,也有天賦神通,名為太陰秘法,月柔之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他變化玉兔,模擬出太陰之力,此時清輝彌漫,化作無形的波紋擴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嗡!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瞬息之間,森羅殿的殿頂就被掃描了一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如果以肉眼探查,殿頂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此時在太陰之力的搜尋下,一絲微不可查的空間節點,進入了黃尚的視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那似是一個洞天福地的入口,卻又比起一般的洞天福地,要幽深玄靜許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果然是輪回天柱!”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反復確定后,驗證了猜想。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方大世界抵御主神殿入侵的八大天柱,有五根撐住天人兩界,分別對應東西南北中,剩下的三根,靈天柱不斷移動,輪回天柱位于地府,最后一根天柱則神秘未知。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能讓十殿閻王幫忙遮掩的,最大的可能,就是關系到幽冥地界安危的那根天柱。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本來黃尚不能肯定輪回天柱的位置,此次后羿轉世出現波折,倒是將他引了過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現在所疑惑的,是后羿與輪回天柱有什么關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守護者?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似乎扯不上吧……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眼珠子轉了轉,看向身后亦步亦趨的玉兔們,選了一個最可愛的:“你,出列!”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那玉兔傻乎乎地出列,就聽黃尚道:“交給你任務,充當廣寒宮的使者,挺起胸來,去見后羿!”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玉兔聞言直起身子,挺起胸,然后一個后仰,滾了下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咕嚕咕嚕咕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眼疾手快,身形一閃,抓住她的耳朵,險之又險沒有掉下去,對于這群兔子實在無語,用爪子點了點地:“后羿就在那洞天內,你去偷偷告訴后羿,娘娘來救他了,明白嗎?”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玉兔點著腦袋:“明白!明白!”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她興奮起來,覺得在這段持續萬年的唯美愛情中,有了舉足輕重的地位,四爪飛速邁動,嗖的一下竄上殿頂,一往無前地沖入空間節點內。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眼前一花,玉兔來到了一處奇特的地方,幽冥地界天空上的六輪大日沉下,成為六個血紅色的光團,距離極近,近到她都能看到,里面是一具具金色巨鳥的尸體,死去后血氣不散,飽含著對天地的怨念和仇恨……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在光團環繞的中央,是一根螺旋上升的曲型柱子,如蚊香般盤繞著向上,最中心處坐著一位高大男子,面容粗獷,赤裸著上半身,背上掛弓箭,腰間圍簡陋的草裙,身前架著篝火,烤一只飛鳥。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玉兔看著這幕奇景時,男子早已注意到她,伸手一探,布滿老繭的手掌,將玉兔的耳朵拎了起來,抓到了身旁。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玉兔看著一根木棍熟練地竄過來,旁邊還有許多作料,發出少女的尖叫聲:“我是廣寒宮的使者!”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男子一怔:“廣寒宮?”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他的口音古怪,深邃難懂,與今時人們所講的簡潔語言,已經有了極大的不同,卻又抑揚頓挫,有種說不出的韻味。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廣寒宮之名觸動了男子,連手中的飛鳥烤焦了都沒發現,玉兔聽著飛鳥發出呲呲的聲音,嚇得耳朵都僵了:“你不能烤我!不能烤我!”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男子哈哈一笑:“莫慌!莫慌!我已是幽冥鬼族,也就是圖個口舌之欲,不是一定要吃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你是鬼?”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玉兔戰戰兢兢,感受著那抓著自己耳朵的驚人熱量,浩蕩氣血,實在不敢相信,眼前的男子竟是一個鬼魂。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確實是后羿的亡魂,也是輪回天柱的守護者!”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在玉兔身上留下妖力,借此探查內部的構造,那六個血色光團,令金烏焚天決產生波動,頓時明白,那是上古時期的妖圣金烏!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后羿射日的“日”!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在洪荒流設定中,后羿是大巫,射的日是帝俊之子,也就是妖庭的太子,射下了九頭,只剩下最后一頭后來投入道家,成了陸壓道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這個大世界里,沒有妖庭,沒有巫族,后羿就是人族的勇士,但他射下的大日,倒依舊是妖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那個時候,妖族經過上古大戰盛極而衰,大部分妖圣隕落,還剩下的妖圣也受氣數所累,開始還債,偏偏還有作死的,不知時代變了,依舊我行我素,十日橫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于是乎,后羿射射射射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十頭金烏,被射死了九頭,只剩下最后一頭,見勢不妙,主動舍棄肉身,化作唯一的大日,給生命帶來光和熱。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得了天地氣數后,這最后的金烏獨苗投入佛門,成為烏巢禪師。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至于死去的九個同族,就成為了鑄就后羿威名的踏腳石,死了之后,還保持著這份關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金烏為純陽之力,地府蓄至陰之氣,金烏死后的尸體落入地界,也被利用了起來,成了輪回天柱的守護屏障,擊殺金烏的后羿,則被天地赦封為天柱守將。”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天柱入口在森羅殿,隱秘程度沒有想象中那么高,天柱又關系到六道輪回之力,地藏王菩薩身為大能,會半點感應都沒有?”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后羿死后有了編制,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但地藏王菩薩在幽冥地界待了這么久,超度了那么多惡鬼,若說他對后羿的情況半點不了解,實在說不過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正常情況,涉及關系三界穩定的天柱,地藏王菩薩應該如十殿閻羅那般,阻止嫦娥仙子打擾后羿,他卻反其道而行,誘導嫦娥仙子來找后羿。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圖謀不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的腦海中,已經浮現出畫面——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嫦娥:“羿!”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后羿:“娥!”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地藏王菩薩:“突突突突突突!”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正遐想之際,光芒一閃,玉兔從天柱空間內飛出,臉上滿是興奮:“快喊娘娘過來,后羿要見她!”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噢噢噢噢噢噢!”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玉兔們歡呼起來,跟打了勝仗一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嫦娥很快出現,特意畫了妝容,美得驚心動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玉兔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好似伴娘團一樣,眉開眼笑。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看著那道風華絕代的身影出現,后羿緩緩站起身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之前坐著的時候,只覺得他高大,現在則是偉岸,嫦娥仙子雙目一紅,如小鳥依人,向著后羿寬闊的胸口撲去:“羿!”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后羿露出復雜之色,一言不發,然后就見,嫦娥仙子從他的身體里面穿了過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嫦娥仙子一個急剎車,轉身看著后羿:“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后羿平靜地道:“你如今已是廣寒宮的嫦娥仙子,我們是仙鬼有別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嫦娥仙子臉色變了,玉兔們呆住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發展不對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說好的情深深雨蒙蒙世界只在你眼中呢?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嫦娥仙子定了定神:“是十殿閻羅逼迫于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后羿莫名其妙:“十殿閻王為何逼我?”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嫦娥仙子道:“你是人族的英雄,身懷大氣數,十殿閻羅將你囚于此地,不得轉世,千年萬年,我該早早來找你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后羿笑笑,粗野的漢子露出溫柔之色:“你能下界來這幽冥之地,我心足慰,不要胡思亂想,我留于此地,是要守護一物,防止天地動蕩,外魔入侵!”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為了證明這點,后羿手掌一拂,金烏尸身所化的六輪光團躍了出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嫦娥仙子也有數千年修行,看到這一幕,足以辨別事情真偽。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嫦娥仙子確實看向四周,但一層隱蔽的漆黑光芒,卻在瞳孔上流轉。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于是乎,天柱屏障落在嫦娥仙子眼中,就變成了六頭張牙舞爪的惡鬼,包圍過來,而后羿的身上也彌漫出縷縷黑氣,襯得他那張大臉盤子無比猙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還不是被控制?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羿!我要救你出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在愛情的偉大力量下,嫦娥仙子將自己的安危置于度外,一條霓裳彩帶從袖口滑出,纏向后羿,要救這位夫君出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你怎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后羿沒想到嫦娥仙子突然動手,身形一閃,避了開來,雙目亮起,投注在她身上,面色突變:“鬼氣附身!”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后羿射日,首先要直視大日的浩瀚光輝,眼神特別好使,一眼看破嫦娥仙子的不妥之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可惜并無作用。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因為他無法對這位闊別了幾千年的妻子射出致命的箭矢,電光火石之間,嫦娥仙子的彩帶就纏了上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我們去幫忙!”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眼見夫妻倆人打起來了,玉兔們傻乎乎地磨著兔牙,這個時候黃尚振爪一呼,帶頭撲向后羿。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哦哦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有了一個帶頭的,其他的玉兔也跟上,齊齊施展玉兔神通,太陰之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場戰斗的爆發,正合幕后推動者的心意,一切都在對方的算計之中。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不合心意的是,黃尚在不經意間,露出了一絲絲不協調的氣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不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真就是稍縱即逝的氣息,遠在地藏王大殿的啼聽眉頭一揚,立刻把握住了異常:“菩薩,嫦娥仙子身邊的玉兔,是妖邪所扮,要對后羿不利!”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地藏王菩薩停頓了一下,雙手合十,喧佛號:“南無阿彌陀佛!”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一道金光從掌中飛射,刺向天柱空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目標直指黃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提前出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本該在嫦娥和后羿鬧得不可開交,影響到輪回天柱的一霎那,地藏王菩薩順理成章地出手,但現在啼聽點出了妖邪,為了維持佛設,只能出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好在區別不大,先將這偽裝成玉兔的妖族拿下,再按照原計劃進行便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說時遲那時快,地藏王菩薩這位大能一動手,佛光梵唱,檀香四溢,看似是一道佛光,里面卻有一個小千世界,里面無數神態莊嚴的護法明王,如走馬觀花般呈車輪軸轉,結成一面面淡金色的琉璃巨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那巨墻位于四面八方,將所有方位全部囊括,然后朝著中央擠壓過來,佛墻上面無數護法明王在低誦經文,感化超度,大慈大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仿佛這不是一場戰斗,而是一場講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這種手段,其實更加殘酷。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戰斗摧毀的是肉身,講道摧毀的是心靈和信念。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面對地藏王菩薩,任你是千年修行的妖王,也得低頭悔過,痛改前非!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黃尚卻說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他沒有變化成真身,依舊是玉兔模樣,可體內一道奇特的碎片卻升起,展現出蜂巢般的奇特印記。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秩序權柄碎片!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與佛光對抗!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在黃尚的視覺中,天地間有了一瞬間的停滯,那道浩瀚光明的佛氣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陰氣森森,無數厲鬼咆哮哀嚎的鬼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才是佛的真面目?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倩女幽魂的蜈蚣精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念頭一閃,卻知道此時面對的存在,絕對比蜈蚣精強上百倍千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果不其然,當秩序權柄的力量,順著這股鬼氣延伸回去,一層虛幻的面紗終于揭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背陰山后,佛堂之中,端坐在蓮臺之上的地藏王菩薩,被照得清清楚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那哪里是菩薩,根本是一尊惡鬼!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虎頭龍足,蟒目蛟眉,身上長滿了密密麻麻的臉龐,形貌猙獰恐怖至極。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背后升起的也非佛光,是一條漆黑色的長河,無數鬼族在其中沉浮,發出最為凄厲的呼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冥河。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蓮臺之上是惡鬼,那些向上攀爬撕咬的,又是什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是菩薩。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地藏王菩薩!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佛說一碗水有八萬四千蟲,現在真正的地藏王菩薩,也被打成了八萬四千個個體,還被迫變化成了惡鬼模樣,撲上去撕咬真正的惡鬼。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一幕,簡直毛骨悚然。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第三個炸彈,找到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心中震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繼六耳獼猴,第六天魔王后,主神殿安排進來的第三枚炸彈,找到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萬萬沒想到,地藏王菩薩會被惡鬼奪舍,鳩占鵲巢!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怎么辦到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地藏王菩薩在四大菩薩里面,也是數一數二的,甚至很可能是最強的一位,還在觀世音之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樣的存在,居然被神不知鬼不覺地替換為了惡鬼,實在不可思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好在是“自己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亮出了秩序權柄的碎片,同樣也是主神殿臥底諸天的身份,然后怒喝道:“你是誰,膽敢壞我好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對方這尊“地藏王菩薩”的體內,也浮現出權柄碎片,比黃尚這塊從第六天魔王處交換過來的要大上不少,詫異地回復道:“我是冥河鬼母,你又是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在神話故事里搜尋了一下,倒是想起了一個鬼母傳說。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有鬼母,虎頭龍足,蟒目蛟眉,能產天、地、鬼,一產十鬼,朝產之,暮食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鬼母,又稱為鬼姑神,形狀奇偉,能生產出天地和鬼族,一次就能生產十個鬼,早晨生下來,到晚上就把兒子們當點心吃下肚子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冥河就不必說了,幽冥地府最重要的河流,又名忘川,鬼母以冥河為稱,又能鎮壓地藏王菩薩,偽裝成他的模樣,連諦聽都被騙過,簡直是魔威滔天。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黃尚先發制之:“我正要毀去輪回天柱,你為何要破壞?”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幽冥鬼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真是她沒有想到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自己的布局謀劃得好好的,眼見著距離成功只有一步之遙,突然冒出了同僚,還要干相同的事情?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靈感撞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其實這種事情,在警察的各個部門里面經常發生,兩批警察都盯上了同一個目標,然后就是你爭我奪,明爭暗斗,但臥底盯上同一個目標的,真是少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想到是諦聽發現了對方的偽裝,冥河鬼母暗道晦氣,卻斷然否定:“幽冥地界是我所居,你來搶功,怎的還行污蔑之舉?”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冷笑,語氣更沖:“幽冥地府確實是你的地盤,但八大天柱關系三界安危,牽一發而動全身,要毀輪回天柱,豈是你一己之力就能完成的?你可知道,第六天魔王正在做什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冥河鬼母一怔:“第六天魔王也是我道之輩?”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道:“當然,第六天魔王此時正在入侵靈山大雷音寺,為的就是聲東擊西,配合我的行動,你能偽裝成地藏王菩薩,也要感謝我們,拖住了靈山的諸佛,使得那些佛陀菩薩,顧不上與位于地府的地藏王菩薩往來,大大減少了暴露的可能!”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冥河鬼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話聽上去沒毛病,但是佛門眾位與地藏王菩薩的來往,本來就很少啊,她連諦聽都能瞞過,完全有信心瞞過其他。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又道:“不止是人界靈山大雷音寺,還有天庭,我為了毀滅輪回天柱,不惜深入萬壽山五莊觀,在鎮元子的眼皮子底下,變成人參果,以人參果的身份進入天庭!”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此言一出,冥河鬼母倒吸一口鬼氣:“你去了天庭?”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怒道:“我先在靈霄寶殿上,見了玉帝,然后去了青華長樂界,見太乙救苦天尊,然后到了兜率宮,見老君,最后才去瑤池見王母,使了個變化,進了她的蟠桃果園,出來后截住了嫦娥,才下了界來,你知道我有多么努力嗎?”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每說一個名字,冥河鬼母就掐指一算,發現對方沒有說謊,坐在蓮臺上的身子都不禁矮上一截。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些存在,都是她不可力敵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入五莊觀,上靈霄寶殿,往三十三天,進兜率宮,然后又走瑤池,最后在蟠桃園外,拐走嫦娥!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個路線,單是聽聽就驚心動魄,更別提去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她在地界的投入,真的比不過……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結果對方付出這么大的努力,好不容易要對輪回天柱下手,被啼聽識破真身,竟然攪黃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冥河鬼母的語氣,不自覺地帶上了一分愧疚,三分歉意和五分敬意,開口道:“此乃陰差陽錯,一番誤會……”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黃尚直接打斷,憤怒絲毫不減:“千辛萬苦,付之流水,不干了,不干了,你回你的冥河,我回我的花果山,散伙了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本章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iazdbb.live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1体彩排五南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