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叫我城主大人 第一百七十一章 尋找小城宋

    底層位面,這是永黯森林難得的晴日。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森立北部的小村莊里,穿著頗為原始的村民們正熱火朝天地忙著什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們的神情看上去喜氣洋洋的,和數月之前被絕望籠罩時截然不同。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孩子們跑過火堆,手里提著一籃籃的野果,嘰嘰喳喳地討論著今天的活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整個村落顯得雜亂無章,但又透著難以明說的生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切都是因為神上的降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村子變了,村子里的人也不一樣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可是他們什么都不明白,他們幫不了神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少女洛娜踩著不算輕快的步伐,行走在村莊邊緣,村子里的景象盡收眼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時不時有人看到了洛娜,誠惶誠恐地向她行禮,就連最調皮的小孩子也不例外——他們都被家長反復告知了洛娜的身份地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當然,眼下和和氣氣的村民們并沒有忘記,當初他們是準備將洛娜獻祭給偉大的黑暗之主的,誰知道最終洛娜竟然活了下來,并且成為了黑暗之主認可的神官。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世上的際遇就是這么奇妙,誰又能說得清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盡管洛娜沒有流露出報復的心態,但參與那次獻祭的人都記得當時的場景——幾個激憤的年輕人扒光了洛娜的衣服,對她進行了不少言語上的侮辱,如果不是要獻祭給神明,搞不好她早就被……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歷史因素,村子里的人對洛娜額外敬畏,生怕惹得這位神官不快,從而翻起舊賬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畢竟,現在的村子之所以能平安喜樂,全靠黑暗之主的神力庇佑。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永黯森林從來都不是一個和平的地方。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然而他們永遠也想不到洛娜真正在意的是什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經歷過生死的洗禮,少女早已將全身心都獻給了偉大的黑暗之主,其他的東西,她早已忘懷。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雖然對神明的領域一無所知,但作為黑暗之主的唯一神官,她憑借女性的本能也察覺到了神上最近的狀態非常不好。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最開始的時候,他還能離開那個王座走一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現在,哪怕離開王座三尺,他也會非常虛弱,仿佛風中殘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神上,我該怎么樣才能幫得上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洛娜有些無助地踏過青青地草地,眺望著河流對岸的陰影,雙目失神地想著。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要你去一個地方。”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個溫和的聲音在她心底響起。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神上!”洛娜激動地跳了起來。她已經很久沒有接收到神上的訊息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自從上次的封印點出現了問題,神上自己罵自己之后,他就沒有主動聯絡過她。偶爾的幾次日常覲見,他看上去也精神不濟的樣子。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讓洛娜異常擔心。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不在意村子里的人究竟會怎樣,她只在意神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全心全意地信奉黑暗之主,給了她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和幸福感,她不想再次失去這些東西。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河水倒卷,化為一道水幕,凝聚出年輕人英俊的模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神上!”洛娜虔誠無比地跪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上次那個封印點我去檢查過了,可惜沒有遇到那個家伙……”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你還記得那個人的模樣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宋小城輕聲問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洛娜愣了一下,她以靈體形態突破封印點的時候,確實被一個瘋瘋癲癲的家伙打了回來,對方的模樣,她還是記得很清楚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個人,很重要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要你去找到他,轉告他一些事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事情的具體內容,通過神術加密,盡管洛娜是他的神官,也無法破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神上,我知道了。”洛娜堅定地點了點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上次失利之后,我必須要沉睡一段時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希望我醒來的時候,能有一些好消息,我可以相信你嗎?洛娜?”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宋小城的眼神有些矛盾。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洛娜深吸一口氣:“我一定會完成神上的任務!”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只不過,那個人,現在在哪兒?”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宋小城平靜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會把你送到他附近,或許會有誤差,但一定不會離得太遠。”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你一定要找到他,把我的話轉告給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記住,他的名字是……小城宋。你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他的反應可能會很奇怪,但沒關系,他會明白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你要去的地方,可能充滿了危險,一定要小心,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種強烈的使命感涌入洛娜的心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沒有吭聲,只是很用力地點著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河水緩緩落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要沉睡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希望醒來時還能看到你,洛娜。”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記得一定要活著回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還有,小心一個叫宋英的女人。”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的聲音逐漸變得弱不可聞,洛娜緊緊地握拳,倏然間,她眼前出現了一個飛旋的漏斗狀的裂隙。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有過出入封印點的經驗的她瞬間明白過來,這是神上在沉睡之前制作的傳送門!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洛娜沒有猶豫,直接走了進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很快的,小河邊就安靜了下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只剩下三兩野兔,小心翼翼地路過草地,拔一根野蘿卜。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墓室里,徐楠一邊擦著嘴邊的血,一邊努力消化著水晶棺里的信息流。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沒辦法,他雖然擁有強大的饕餮本色,能消化大部分事物,但他的嘴巴畢竟不是鐵齒銅牙,吃玻璃還是容易扎嘴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漸漸的,伴隨著墓室里的水晶碎片越來越少,徐楠的臉色也越來越凝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得到的信息其實很不全,幾乎都是碎片化的,似乎經過某種加密手段。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以徐楠現有的學識,很難直接從這些加密信息里破譯出自己想要的東西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的眼前浮現過一幅幅畫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些畫面彼此之間看上去沒有太多關聯,但唯一的共同點是,它們都是靜態的,充斥著難以言喻的靜態美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好像時間在這些畫面里輕而易舉地失去了意義。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時間是凝固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畫面里的星球、山水、人物、建筑……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令人心醉。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到了最后,一個碩大的拳頭從不知名處冒了出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拳將所有的畫面都打的粉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哼!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宇宙深處,似乎有人不滿,發出了冷哼的聲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之后的信息就更加模糊了,徐楠好不容易才理清楚自己的思緒,差點沒被這些信息流搞得神經錯亂。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就是羅恩留下的信息嗎?這是他看到的東西?還是說,他在警告著什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徐楠越琢磨越覺得心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那些畫面里的景物人物確實很美,這是這種美略微有些反自然。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徐楠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些凝固的畫面,讓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憶。他想起了蘭妮思、想起了大圖書館下方走廊里兩旁的蠟像、想起了自己手里的永恒蠟像手辦。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種永恒凝固的感覺,似乎是可以共通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和永恒蠟像有關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徐楠覺得事情好像有點大條了,自己該不會卷進什么惹不起的事件里去了吧?不過仔細想想,以自己卑微的實力,隨便卷進什么事件都是惹不起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么一想,心態也就平衡了許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除了那些畫面和一些碎片化的信息之外,羅恩的棺材板里唯一比較明顯的信息就是一組數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組數據似乎指向了多元宇宙中的某個坐標點。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具體是哪里,徐楠毫無頭緒,這玩意兒大概要配合著【緘默星圖】一同使用才行。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到了這個時候,徐楠才意識到自己才疏學淺帶來了麻煩。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忍不住流下了沒文化的淚水。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很疼嗎?那就別勉強自己了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本關切地問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看著徐楠一邊流淚一邊繼續啃棺材板,多少有些感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不過他并非常人,早就看出來徐楠這么做必定不是發瘋,而是在進行某種儀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雖然徐楠啃羅恩的棺材板這種事對本這種小迷弟來說多少有褻瀆的嫌疑,但這點小疙瘩在徐楠超然的魅力下早就顯得無關痛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本還是更關心徐楠是不是真的把自己啃疼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沒事,就最后的一點了,都吃了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徐楠也是沒辦法,沒文化就只能用沒文化的辦法,只希望饕餮本色能多消化一些,自己返回失樂園之后,這些加密信息就是自己完成任務的重要證據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沒多久,墓室里的水晶已經一點不剩,全部融入徐楠腹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鬼知道那么大的水晶棺材是怎么被徐楠全部啃完的,只能說饕餮本色真的是超級變態的專長了。連本望向徐楠的目光中除了認可都多了一分尊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生吃這么一大口棺材都不用排泄,顯然并非常人。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徐楠擦干眼淚,起來跳了跳,發現自己狀態良好之后,也沒耽擱,根據水晶棺材里遺留的信息開始行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跑到櫥窗下面,打開了隱藏的暗格,然后轉動下方的紅色按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嗖的一聲,閘門開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不僅如此,墓室四周圍還傳來接二連三的機械聲,似乎有什么東西被轉動起來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到了這一刻,整個墓室才真正在徐楠的掌控之中,羅恩最后設計的考驗在饕餮大法面前無所遁形,那討厭的聲音顯然也沒有了繼續冒頭的理由。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墓室里頓時安靜下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好像有點奇怪……”徐楠看著不斷變化的天花板,嘴里嘟囔了一句。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清晰可聞的聲音從天花板上傳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仿佛有一個揚聲器在播放似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帝隕,神話武器,傳奇武器,因凱撒二世持此匕首弒兄弒父登臨王座而著名,后來被某個盜墓賊所得,那個盜墓賊十分鐘愛這把匕首,一直隨身攜帶,結果某次在盜墓的時候失了手,所以永遠地留在了霜巨人墓穴之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你猜猜我手里的這把帝隕,是真是假?”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聲音太清晰了,就好像在在他們耳旁說的那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邊徐楠還在琢磨羅恩墓穴到底發生了什么異變呢,那邊本的身體卻開始瑟瑟發抖起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怎么了?”徐楠有點納悶。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難道是之前的詛咒還沒好?不可能啊?小伙子身板看上去杠杠的,不至于那么虛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本搖了搖頭,才咬著嘴唇說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個聲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是綠光的聲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綠光?暗影界九色之一,那個疑似幕后黑手的家伙?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徐楠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忽然間,天花板完成了最后的變化,變得幾乎透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徐楠放眼望過去,發現自己的視角頗為神奇,居然是從霜巨人靈柩上方俯瞰整個大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看到了很多人的影子,包括第九莊園的游蕩者、寶藏獵人們,還有被護衛保護著的奎爾拉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是?”本也有些驚訝。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羅恩的偷窺裝置?”徐楠有點明白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敢情羅恩把自己的墓室改造成了傳達室,還帶有監控的那種……坐在這墓室里喝喝茶,就能輕而易舉地監視上頭霜巨人寢宮發生的所有事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劍拔弩張啊。”徐楠觀察了一會兒,輕輕感慨了一句。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對了,你知道那靈柩里是什么東西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本搖了搖頭,兩人沒有說什么,而是靜靜地看好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很快的,綠光的聲音再次傳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霜巨人寢宮。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多方對峙的格局,因為綠光的出現而發生了改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頂尖的傳奇游蕩者,擁有著近神級的力量,很多人都在揣摩他的立場。奎爾拉斯的臉色是最難看的,雖然他有辦法抵抗綠光的攻擊,但卻沒有信心在他手里奪下霜巨人靈柩里的東西。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綠光本人似乎并沒有清場的覺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正在把玩一把精致的匕首,匕首上的綠寶石在旋轉的過程中折射出璀璨的光輝。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把帝隕當然是真的,我和一個蠢女人打了個賭,誰先拿到帝隕誰就是勝利,現在看來,是我贏了。女人這種生物果然不可理喻,總是喜歡把勝負寄托在直覺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綠光看上去心情不錯,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依舊在自說自話: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為了拿到這把帝隕,我殺了兩個遠古守護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對了,難道你們沒意識到霜巨人寢宮有什么異常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你們一路走過來,有遇到半個像樣的敵人嘛?那些本應該守護在霜巨人寢宮的遠古守護者們呢?難道沒人出來猜猜,它們去了哪里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所有人都是一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們都被寶藏迷昏了眼,的確忘記了一路走過來太過風平浪靜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從實驗區過來,他們只在寢宮外圍遇到一些小怪物,但是在寢宮里面,他們沒有遇到任何敵人。這完全不符合常理,按理說,霜巨人這種古神,肯定會有遠古守護者這種族群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些守護者活著以及繁衍的意義,就在乎守護霜巨人的墓穴。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他們一路過來,卻一個都沒有遇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種不安的氣氛彌漫起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有些寶藏獵人開始惴惴不安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一切都像極了一個巨大的陰謀,但因為誘餌實在太誘人,讓很多人都忍不住往里面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夠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奎爾拉斯忽然大喝一聲,制止了綠光的自說自話:“你想要什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死死盯著綠光,警覺到了極點。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兩名護衛也神經緊繃,生怕綠光發動奇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綠光隨手將帝隕放下,露出了和煦的笑容: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想幫你呀。”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話音未落,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而其余的第九莊園的游蕩者也行動了起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奎爾拉斯驚訝的目光中,霜巨人寢宮里瞬間響起此起彼伏的慘叫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寶藏獵人們一個接一個倒下,宛如被收割的韭菜。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傳奇游蕩者親自帶隊出手的情況下,沒有人能做出任何有效的抵抗。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原本大廳里聚集著超過三十名寶藏獵人。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三分鐘不到,便只剩下了三十多具尸體。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死在帝隕之下,這些蝗蟲也夠本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綠光笑呵呵地用一塊白色的手絹,抹掉帝隕上的鮮紅色液體。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別用那種詫異的目光看著我,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有人花了大價錢,讓我替你保駕護航,現在,我的任務完成了,在下一批蝗蟲趕過來之前,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說罷,他真的轉身就走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那些第九莊園的游蕩者也訓練有素的撤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很快的,大廳里,只剩下了奎爾拉斯和他的兩個護衛。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大人……是不是有問題?”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名護衛咽了一口唾沫,仍然小心翼翼地看著四周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奎爾拉斯搖了搖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沒有必要。我們這些人聯手,都未必是他的對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只是很好奇,到底是誰雇傭了暗影界九色之一來替我掃清障礙。”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們過去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說到最后一句,他的聲音有些激蕩起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那是霜巨人的靈柩!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那是他,畢生的夢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到了這一刻,終于可以實現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兩個護衛護送著奎爾拉斯抵達了靈柩旁。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奎爾拉斯使用高階神術覆蓋掉了靈柩上的古神詛咒,之后的一切就變得輕松了許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霜巨人的靈柩要比正常人的大三倍,但在兩名優秀的護衛的幫助下,開棺并非難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很快的,靈柩里的東西就這么展現在了奎爾拉斯面前,也展現在了徐楠和本的眼皮子底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靈柩里,沒有霜巨人的尸骨,只有三件東西。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只瓶口細長的水晶瓶。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塊黝黑色的鵝卵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還有一只古老的紙船。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奎爾拉斯看到這一切,整個人呼吸都幾乎要凝滯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下一秒,他鄭重其事地抓住了水晶瓶和鵝卵石,將它們從靈柩里取了出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不遠處,已經離開了寢宮的綠光正帶著第九莊園的游蕩者們通過暗影之門從容撤退。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的嘴角泛起一絲嘲諷的笑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iazdbb.live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至尾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1体彩排五南走势图